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最新话题 >

最新话题

2021年三大油脂或将继续振荡上行

发布时间:2021-11-26 浏览次数:

  今年下半年以来,部分农产品(玉米、大豆和油脂)迎来了牛市行情。你是否抓住了这波机会?年底前还能赶上“末班车”吗?行业人士认为,在全球经济复苏预期的带动下,农产品板块未来仍有向上空间,大豆、玉米、油脂是市场关注的焦点。

  近期国内工业品板块表现较为强势。相比之下,油脂板块高位调整,持仓整体趋于下降,资金关注度有所减弱。广发期货分析认为,2020/2021年油脂基本面回归正常,油脂产量增加、消费回升、库存回落,整体油脂供应略显偏紧。全球菜籽油供应偏紧、库存持续下降,棕榈油产量将逐步恢复。2021年,中国油脂整体库存水平仍偏低,油脂将补库存,疫情消散、消费好转,总体油脂价格或将以偏强运行为主。

  从大周期来看,油脂的上涨周期一般是产业和宏观共振的结果,产业端主要受棕榈油和美豆减产提振,一般上涨的前半程主要受棕榈油减产提振,后半程受棕榈油减产和美豆减产共同提振。

  “本轮棕榈油的牛市始于自2019年下半年,目前已经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,目前油脂价格已经涨至7年来的高位。”国泰君安油脂资深分析师刘佳伟告诉记者,农产品大周期的供需驱动主要在于供应端,从棕榈油来看,近几个月的产地降水偏好,2020/2021年度棕榈油大概率增产,棕榈油减产的逻辑或将反转;从美豆来看,目前南美天气仍处于敏感期,后期天气仍不佳,美豆或抗跌,不排除仍有上涨的动能。

  刘佳伟认为,宏观方面,海内外货币宽松叠加通胀预期、油脂受到配置资金关注,近期油脂板块资金有流出迹象、工业品更受配置资金青睐。从时间点来看,近十年来,因3月之后棕榈油将季节性增产,做多资金一般在增产之前会选择离场,油脂的牛市的转折点一般在12月或次年1月,但受疫情影响,马来劳动力不足的问题仍难以解决,可能导致棕榈油产量的回升速度不及预期,或延迟油脂见顶的时间。

  “短期来看,临近年底资金谨慎,美豆高位回调、棕榈油产地出口不佳,国内豆油消费有所减弱、冬季国内疫情仍面临一定的考验,油脂面临一定的回调压力,本周将发布USDA和MPOB月度报告,建议投资者在报告发布前轻仓操作。”刘佳伟说。

  豆油方面,刘佳伟表示,目前豆油库存压力不大,但受高基差影响,贸易商采购谨慎,豆油现货成交量有所下降,而受美豆出口有所下降以及南美天气有所改善等因素拖累,美豆也高位回调,此外,近期国内棕榈油库存有所回升,国内棕榈油进口利润较差、近期采购积极性下降,导致棕榈油产地出口较差,马棕油上涨也稍显乏力。

  记者发现,12月8日油脂期价大幅回调,12月7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做好2021年两节和两会期间粮油保供稳市等有关工作的通知,同时中储粮油脂集中放货,令市场形成恐慌性抛售,截至收盘豆油2105合约下跌2.5%,棕榈油2105合约下跌1.93%,菜油2105合约下跌1.56%。

  在格林大华油脂高级分析师刘锦看来,从基本面来看,近期并没有明显的供给端变化令市场出现拐点迹象,油脂库存仍在低位,截至12月4日,国内沿海主要地区豆油商业库存107.929万吨,上周151.10万吨;菜油库存22.3万吨,上周22.7万吨,棕榈油库存49万吨,上周48.86万吨,整体国内油脂库存仍处于历史地位。

  “12月7日,中储粮集合竞价采购菜油流拍,集合竞价销售也处于流拍状态,显示市场处于一个买卖双方均谨慎的状态。作为油脂上涨的领头羊,棕榈油没有发生特别的变化,市场调研显示,马棕榈油11月棕榈油库存有望达到154万吨,为2017年以来的新低,这带动马来西亚棕榈油期价创出年内新高。”刘锦认为,虽然目前阶段是棕榈油的消费和出口淡季,但近期由于政策利好不断,对油脂价格有一定的提振作用。

  一方面,印度下调毛棕榈油进口关税,从原来的37.5%降低至27.5%,市场预期印度进口棕榈油将会增加百万吨的进口量。印度是全球最大的棕榈油进口国,每年进口大约900万吨棕榈油,主要来自印尼和马来西亚。这对马来西亚棕榈油期价提供了强劲的支撑。

  另一方面,印尼调高毛棕榈油出口关税用来反补B30生柴政策的执行,短期看来,出口关税的增加会对出口形成利空影响,但是从长期来看,出口成本的增加最终会体现在价格之上,市场消费最终会为成本增加买单。

  “从盘面来看,临近交割月2101合约相对现货还处于贴水状态,临近交割月,期限价格会逐步回归,预计期货盘面的贴水状态将会被向上修复,进一步靠近现货价格,这将对远月合约形成提振,因此油脂2105合约仍有买入价值。”刘锦说。